塞爾蒂克打湖人,兩軍陣形左看右看,皮爾斯(Paul Pierce)的表現都該是關鍵。
雖然因為人格素質與心理因素,使這位老兄之前實有異於世俗對於球隊領袖的定義。
但大戰前夕,還是用這篇三個月前寫的文章為他打打氣。 

當塞爾蒂克上週結束艱困的連續5場西區長征,返回波士頓後,球隊馬上對某名女性球迷採取嚴防措施:
包括禁止她進入TD北方銀行花園球場(TD Banknorth Garden)或任何球隊公開活動地點;
更不得出現在球員皮爾斯300英呎之內──因為她威脅要槍擊這名塞爾蒂克主將。
球隊並未透露該名女子姓名或為何要提出威脅的原因。通常這類事件如威脅實踐可能性高,
起碼要報案或申請法院禁制令。但據說因該女子已接受球隊的禁令,所以球隊尚無進一步提出法律訴訟的計畫。
因此這或可視為偶發的單純瘋狂球迷肇事;但對非正式保有聯盟單一事件裡「中刀數」最高紀錄的皮爾斯而言,難免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 

1999年9月25日凌晨,在波士頓一家名為「Buzz Club」的酒吧裡,酒後的皮爾斯與店裡的饒舌樂團成員發生口角。
對方糾眾圍毆;不但拿酒瓶猛擊皮爾斯頭部,還朝他背部猛刺11刀。送醫急救後,醫療人員發現其中一刀深達肺部,
且與心臟僅有毫釐之差。然而,不滿3天,皮爾斯就辦理出院手續;1個月內,他雖然還不能出賽,但已和隊友們一起練球。
甚至從2000-01年球季開始,他連續2年全勤出賽;場均出賽時間接近40分鐘。 皮爾斯的「韌性」,雖然成為傳奇,
一時之間卻也惹來了私生活不檢點的非議。但那事件對他來說,著實有些冤枉。因為那夜要不是隊友貝提耶(Tony Battie)硬邀,
皮爾斯平常是不逛夜店的。出身奧克蘭單親家庭的皮爾斯,成長於充斥暴力、毒品的惡劣環境中。

在母親鼓勵下,長期獨自在籃球場上練球的皮爾斯,固然因此遠離成長期間不少是非,但也養成了孤僻的個性。
他曾在接受訪問時坦言:很怕成為名小說家史蒂文生(Robert Louis Stevenson)
筆下的「化身博士」(The Strange Case of Dr. Jekyll and Mr. Hyde)那樣的人物(引喻人格分裂)。
 世事大都有正負兩面;端視要朝哪方面去發展。這個性與人格不但不影響皮爾斯與隊友相處,
甚至因律己甚嚴且與人無爭,無論場上場下,一向是球隊極重要的安定劑。本季綠衫軍三巨頭成形後,
將是皮爾斯球員生涯迄今挑戰總冠軍的最佳時機。 

在此附上個人影片他個人的影片

點點點點我第1部

點點點點我第2部

stdstd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